分享缩略图

这也不能怪曹操是什么梗 - 新安网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首页> 新闻中心>

49名越野赛选这也不能怪曹操是什么梗 - 新安网选手凌晨遇雷暴被困山中一度失联,组委会:深表歉意

2024-04-19 10:35:23

来源:澎湃新闻

分享到:
链接已复制
字体:

百英里越野赛进行中遇雷暴天气,49名选手凌晨被困在没有手机信号的寺庙,未接获赛事已熔断的消息;按下组委会配置的GPS系统的“SOS”按钮,数小时没有回应——对此,赛事总监、宁波江南一百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葛海标4月17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至事发当天13时所有参赛人员均安全回到主会场,组委会将不断完善工作,优化路线和赛道设计,把两个涉水路段改为山脊线;排查通讯工具,尽量不出现信息滞后;并加强救援应对能力,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给参赛者带来更好的体验。

2024雪窦山江南百英里越野赛是“江南100系列赛”之一,赛事2015年起举办,今年的百英里越野赛4月13日至15日在宁波奉化区进行,设168、110、85、60、35公里五个组别,其中168公里组有选手737人,全程167.2公里,累计爬升7600米,经过40个村落、37座山峰,48小时关门。14日,组委会公告称,由于出现雷阵雨天气,伴有强雷电活动和大到暴雨,为保障安全,决定启动赛事应急预案,终止赛事,168、110公里组别参赛选手默认完赛并发放完赛包,对已退赛离开未领取完赛包的选手将安排邮寄。

4月15日、16日,有参赛者在网上发布《我们在“失联”7小时后等到了比赛熔断的消息》的文章和“江南百英里赛事49人被困失联7小时”的视频,都提到168公里组的49名参赛者14日凌晨遇雷暴天气被困在寺庙,与组委会失去联系,当天上午获救。

葛海标表示,非常理解被困伏龙寺的参赛者的心情,为给参赛者带来的不良体验表达深切的歉意,组委会将直面赛事中的所有问题,持续改进。17日晚,系列赛官方微信公众号刊登给2908名江南百英里参赛选手的信,称很遗憾赛事由于天气原因熔断,为回报信任与支持,将给每位选手寄送2张有效期一年的奉化溪口5A景区免费门票。

铁木(化名)与廖洪涛都是168公里组参赛者,分别来自云南和广州。

“14日2:17左右,我已过了CP6(检查站),在爬‘四明七尖’中的三尖山时开始下雨,上山那段只能借助绳索,在湿滑的环境下尤其艰险,2:38到达山顶时开始下暴雨,打雷并有闪电。”铁木告诉澎湃新闻,到达山顶时他看到后面还有三四十人,劝大家快回去,最后只有两个参赛者继续前行。“下山要经过一个呈60度角的‘屁降坡’——就是要坐在坡上滑下去,许多人的裤子因此磨破了,有女孩一站起来就摔倒。” 铁木说,3点多到达山脚,前面的路已接近“河”,自己浑身湿透,包里也都是水,很担心会暴发山洪或泥石流。

在山脚下走了约一个小时平路后,铁木发现路边有灯光,走近发现是一座叫“伏龙寺”的庙宇。

“当时是3:55,我看到20多人在寺庙里席地而坐,裹着保温毯。”铁木说,雨一直没停,他换了随身携带的衣服,“庙里很多人都没带其他衣服,有个人浑身湿透、冻得不行,我把我的另一条保温毯给了他”。

廖洪涛比铁木早半小时到伏龙寺,庙里已有十余名参赛者。他表示,2点左右有参赛者到寺庙,5点还有人抵达,最后统计共49人。

“开始大家盼着雨小一点,能前往CP7,但从伏龙寺到CP7要翻过一座山,外面雷电交加,暴雨一直不停,只好作罢。”廖洪涛告诉澎湃新闻,寺庙所处地没有信号,无法用手机联系组委会和家人,便决定按下组委会配置的GPS报警求助系统的“SOS”按钮,“几十个人从3点多按到6点多,一直没有回应”。

他表示,赛前组委会强调所有选手必须打开GPS,方便后台监测位置,并称这是“关系到每个人性命的事”。“组委会说过,GPS有两个功能,一是发现参赛者走错路可以打电话提醒;二是如果参赛者长时间停留在同一位置,能根据所处位置判断是否遇到危险。”

“在寺庙里我最担心的是被困在这里,没有食物补给,万一有人失温就麻烦了,而且当时如果还有参赛者在山上,可能会有危险。”铁木说。

14日六点多雨逐渐变小,有村民路过伏龙寺,参赛者打听得知稍远处有信号较好的山头。“有跑友借了村民的手机打电话给组委会,7点左右组委会工作人员来看了我们,让我们等候安排,9点多来通知我们上车。” 廖洪涛说,“10点左右,我们坐上组委会的2辆中巴,此时手机也收到组委会6点多发的比赛熔断的短信。”

廖洪涛有12年马拉松“跑龄”和8年越野赛“跑龄”,参加过国内外二三十场比赛,也参加过江南100系列赛事。“我依然觉得‘江南100’很好,这次的赛道很漂亮,沿路种满樱花,CP点的食物丰盛,志愿者也很热情。”他表示,但暴雨天被困的经历让他和参赛者担忧,“假如我们没有遇到可以避雨的寺庙,没有碰到可以打电话的信号好的山头,结果会怎样?我们希望参赛者能不靠运气、偶然性渡过难关,毕竟比赛的终点不是终点,安全回家才是终点。”

赛事总监葛海标表示,组委会为赛事做了充足准备。4月7日起每日发布比赛期间赛区各乡镇的天气预报以及相关注意事项,13日发布当天20时至次日20时各CP点每3小时内的天气预报。比赛有20个CP点,配备2个大型急救站,另18个有医务人员;所有选手强装(强制装备),全程携带手机、备用电池、头灯、冲锋衣、保暖内衣、保温毯等;也做了应急预案,但决策依据的天气信息与参赛者实际感受到的天气状况可能存在一定差距。“我们一直在监测雨量,虽然天气预报一直显示三尖山附近是中雨,我们也预料到雨量可能更大,分步做了几个决策。”

组委会发送的部分短信。

他提供的短信截图显示,组委会14日5:16给所有选手发短信,称进补给站的选手禁止出站,出站时间由组委会通知,根据气象预报,8点后气象条件逐步好转。6:25发短信称,对CP点董家彦和潭壶古村进行熔断,请该点位选手听从现场工作人员指挥,组委会将安排车辆接送。6:26发短信称,组委会决定本次赛事熔断,已安排运力至各CP点接驳选手。8:12发短信称终止本次赛事。

“参赛者在现场对暴雨天的切身感受肯定更糟,我们获得的天气信息也相对滞后。”葛海标表示,救援队凌晨还接到3名发烧的参赛者的求救信息,优先转移这3名参赛者,这也导致回应49名被困参赛者变慢。

葛海标介绍,伏龙寺位于CP6四明之巅至CP7董家彦赛道的最低点,海拔465米。“在山谷处GPS信号不够灵敏,指挥中心没能及时收到参赛者的求助信息,后续将加强对GPS设备的检查和改进。”他说,“我们还发现,有选手的GPS被保温毯包裹,也会导致信号不畅通,在后面的比赛中会提醒大家注意这个问题。”(澎湃新闻记者 杨佳吟)

【责任编辑:卢小凡】
返回顶部